苏潼

还在学习。高一生。
“你看看他——
又是遇到了个甚么冤家?”

【明毒】戮心

是个新故事。

1

驼铃声声回荡在寂寞的夜,天幕中的圆月洒下皎白的光,照在冰冷的沙上。沙上踏着一对白皙的足,脚腕上挂着的环形银饰随步子沙沙作响,似月夜的铃歌轻扬。

“琏哥。”

陆芜忽顿步停驻,靴尖踩碎了满地银沙,低笑着唤停前边赤足行走的人。

“嗯?”

“你衣带没系好。”

言罢,自觉地,他两步上前自后半揽那人,一手从一侧腰际衣摆处滑向前,指尖摸索着那银带下的衣扣,有意无意在脐下几寸细腻肌肤上轻蹭了几下,暧昧意味不言自露。

那男子却偏过头来,微蹙着眉,抿了抿干涩的唇,淡淡道。

“得寸进尺。再这般,休怪阿青收不住它一口利齿。”他微动食指,绕在他腿边的一对毒蛇便威胁地回过身来嘶嘶地向陆...

2018-11-10

【唐毒】买房爱情故事

↣傻雕文预警。毫无意义没有任何阅读价值,很无聊的睡前小故事。卖神药毒哥和做机关小猪的炮哥。

罗长枫没想过周夙会比他走的早。

听闻周夙死讯的时候,他正坐在五毒树屋前,转着虫笛逗他那两条宝贝蛇。师妹将那薄薄一封未拆书信递至他手中时,他并未察觉那信封上的字迹与往日不同,力透纸背的墨迹很深,但粗粗看来仍是周夙写信的寻常方式——长枫亲启。

他漫不经心地拆开书信,心中盘算着日子,想着到初秋他就动身前往成都置办些教内事务,回来之后就去唐家堡找周夙,好把"娶媳妇"这事儿顺顺利利办了。

他和周夙俩人已经好上四年多了,虽是违背常理的恋情,但因他两人的不懈努力,倒逐渐得到两边长辈亲人的认...

2018-08-01

我叫李慕凉,一个贫穷的华山弟子。身上一共三铜钱,碰瓷要饭的一律不给,把三文钱兜在怀里头一直捂热了也不舍得拿出来用。

江南又下雨了,严州城郊外的春雨洒在身上,寒气未尽淋得衣衫湿透,这滋味儿可真不好受。买伞吗?我看了眼怀里的三文钱,忧愁地叹了口气。

“你不是有个有钱的武当朋友吗。”师兄给我传音问着。我可正憋屈的很,一股脑儿尽数发泄在他身上了,“道长不在……你作为我师兄就不能给我搞点钱来?”

“师弟你清醒一点,我要是有钱会让你一个人孤身走江湖吗?”

“我不要走江湖,我要回家!回华山!”

“回家会冻死。”

“……”

“江南民风淳朴,你好言好语向别人求助,会有人帮你的。”

…我怎么那么恨...

2018-03-19

作为一个华山弟子,在武当金顶不能浪太久,太久了,会把自个儿给赔进去。

我李慕凉,深有体会。

蹦哒一上午想在金顶碰瓷骗钱,却反被武当道长给讹钱,欠款越欠越多。但是我就是不想走,就算欠钱也不会走。

武当气候宜人,一点也不冷,还有好看有钱的道长,好玩儿的人,好山好水好风景。出师门前师兄师姐都跟我说,要是能傍上武当道长,就是给师门做贡献,还不是一般大的贡献。是为华武和谐贡献青春,建设门派经济。

然后我就努力向着这目标奋斗。

穷了,就跳个金顶,摔残了乞讨为生。一边乞讨一边撩的风生水起。人送外号风流倜傥华山仔,英俊潇洒小剑客。

虽然因为一开始的单纯被某武当道长欺骗欠下巨款,可这并不妨碍我愉悦逃...

2018-03-18

【屠圣】前任(1)

ooc。

是昨天去看了电影《前任3》之后的脑洞。

内有污言秽语。预警。

1

夜已深了,天空被厚重的黑幕盖了个严实,城市污染逐渐侵袭到夜空,将无数闪烁的光点从眼中驱散而去,几乎看不见星星。可身边亮极,因着是城市夜生活最胜的时刻。

屠龙从银色商务车上推门下来,打量着这个许久未曾见过的熟悉城市,原先熟悉的地方却已陌生起来,上面诸如“Queenisland”的lLED招牌灯闪过红红绿绿的色光,亮眼醒目。他想起三年前这地方还是一片废弃的空地,那时候旁边支了个卖麻辣烫的路边儿小摊,大学时他经常跑出来吃,辣的特别够劲儿,至今还忘不了。

可是现在路边摊没了,建的是造型极其后现代式的酒吧和夜总会。而...

2018-01-01

【屠圣】相拥入眠

同居三十题之一。

半夜发糖美滋滋。现pa。

1  相拥入眠

午夜电台里播放着沙哑男声缓慢柔和的英文老歌,而高架上此时已几乎没有车辆,整条大路上空空荡荡,只有稀稀落落的灯与黑夜作伴。

屠龙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往车门边将车窗摇下些缝隙。十二月初的夜风已十分寒冷了,冷空气骤然一下子涌进温暖的车厢,叫他清醒许多。

左转下高速,再开了一段路,拐进一个僻静的小区,找到地方停好车后低头解开手机锁屏看了一眼时间。

23:40。深夜。

唉。

他轻声叹了口气,拿车钥匙锁好车,再借着惨白的路灯光往楼里走,影子在地上拖得又细又长。

电梯到达八楼,发出“叮”的一声。屠龙从包里找出钥匙,小心翼...

2017-12-04

【屠圣】雪与花与刀(8)


8

圣火最终还是回了昆仑。

他本就是无剑因为五剑之境动荡而请来一同清除魍魉的助力,随着动荡逐渐平复,他自然也无需久留。而屠龙也是一样。

一个是明教圣物,一个是中原武林至尊。撇开“情”一字不说,各自身份不同,使命也不同。

所以就有了离别。

而依圣火和屠龙的个性,来个缠绵不舍极的告别,是压根不可能的事。纵然百般思念千般不舍,最终也只能化作简简单单的两字——“再见”。

“何时能再见?”

转过身去的那一刻,屠龙突然开口,话语似像在询问圣火,也像是一人独自言语。

圣火嘴角微微上扬起来,开口:“待明年春日来临,昆仑的雪消融些时,我请你上山来共饮一坛,可好?”

“那就一言为定。到那时...

2017-11-26

【屠圣】雪与花与刀(7)



7

傍晚时分无剑与其他人一道归来了,满载着灵犀与昙花归来。招呼众人一道在院内吃晚饭,却独独没见到圣火。

“他有些低烧,在房里歇着。”

屠龙坐在桌边解释着,心里稍有些羞窘,却实在不好说。他看见绿竹投来拼命忍笑的调侃目光,狠狠瞪他一眼回去。

无剑起初有些担心,便问:“怎么会低烧呢?”说完这话后却猛然反应过来,上上下下将屠龙瞧了一转,狐疑道:“莫非你……”

“咳。”

倚天开口清了清嗓子。

“生病就好好歇着。现在好好吃饭。”

金铃锁倒没立刻领会无剑意思,面色极正经地对着屠龙:“怕是有些水土不服了。一会饭后我去瞧瞧他。”

“不用了,应当没什么大碍。”屠龙忙开口。

好意竟被拒,金铃...

2017-11-25

【青也青】夜话

今天刚入了《一人》坑就迷上王道长和狐狸青啦。于是有了这段ooc的小短文……
新入坑向组织交费,cp青也青无差。
这对真的好吃啊……泪。

夜已经很深了。

王也却一直未归寝房,于是诸葛青从床上爬起来便离了屋,出门去寻他。

他心知王也有分寸的很,也绝不是因担心他安危出来的——开玩笑,王也应付不了的东西的,他自己也够呛。

可他就是想出来看看,见不着那个总一副温润脸孔的家伙,心里就是有些不安生。

实际上,他的担心也是完全多余的。

王也就在离屋舍不远处的树下倚树曲着条腿坐着,透过层层黑色树影能瞧见一轮皎洁半圆的月。

倒真是看出几番悠然模样。

“王道长,花前月下,怎不见……有美人儿相伴啊?”...

2017-11-23
1 / 7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