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潼

写点自己喜欢的cp。文笔渣。cp吃的很杂,cp洁癖者慎关谢谢w

【屠圣】酒道


ooc有,文力不足,试图给自己发糖。

————


昆仑山一别,屠龙本没想到能再见到圣火令,直到他坐在路旁酒馆饮酒舒意时,瞧见那从外头探进来棕发男人的修长身影,方是一愣,硬生生打碎一个酒碗。

酒碗落地的声响有些突兀,引的那男人忍不住回头来看。

有些不妙啊,屠龙心想。

果然,男人见了屠龙,似是心情愉悦得很,勾唇笑了起来,异色双瞳如焕彩琉璃一般望了过来。

“这不是屠龙小弟么?”圣火边笑边往屠龙身边走来,极其自然地往他身边一坐,“没想到我俩这般有缘,竟是在酒馆喝酒也能遇见。”

又是这个称呼……屠龙有些无奈,罢了,便随他去喊吧。

将那小二唤来,拿了串铜钱算是赔了那酒碗,又径自拿来另外两个碗,一一斟上酒。

“屠龙小弟这般热情,我可不能辜负了你。”圣火令瞧见屠龙动作,便想端只酒碗过来,未曾想手伸到碗前却被一栏,抬眼望着屠龙有些诧异。

“我可没说这酒是你的。我一个人喝两碗,就不行了么?”

圣火令听了,微微一怔,旋即又笑道:“屠龙小弟莫要这般害羞,我知道你们中原人大多含蓄,可放在我们波斯,别人邀请就要大方接受的好。”

屠龙刀嘴角一抽。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真是……

于是最后这碗酒还是归了圣火令。


“中原的酒和波斯果然区别有些大,不管喝几次,都觉得味道有些不同呢。”

屠龙拍了拍酒坛道:“那是自然。饮酒时心境如何,饮酒的滋味就如何。心境不同,滋味自然也不同。”

“你这话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

“只不过,关于品酒,中原还有种说法,不知你可曾听过?”

“哦?”圣火眨眨眼,一手置于案上撑着下巴,金棕的发顺势垂落在脸颊一侧,衬得肤色越发白了。

“……喂,头发要掉到酒碗里了。”屠龙实在有些看不下去,抬起空着的那只手,替圣火把头发别在耳后。

“啊?啊……谢啦。”圣火这才反应过来,忙伸手把有些凌乱的棕发重新整理好,一边还不忘盯着屠龙看,眉眼弯弯笑着。

这人生的怎么如此好看。

当那一金一蓝的眸子宛若含了一汪春水般似笑非笑望过来时,屠龙突然觉得心跳漏了半拍,忽的就不敢直视那双眼了。

“屠龙小弟?”

“咳……”使劲灌了一口酒力图使自己清醒,拭去嘴角一丝酒渍,屠龙再开口,一本正经:“那另一种说法,便是品人如品酒。”

“这番话倒也是有意思极了……品人如品酒么?”

“到底该如何评判,却全在品酒人心间。”

圣火没再言语,便执起酒壶,又倒了一碗,仰头便一饮而尽。

“你这样不是品酒,只是单纯饮酒罢了。”屠龙皱了皱眉。

“我愿如此,细品的确更能品出详细滋味,可豪饮不也别有一番乐趣?难不成屠龙平时饮酒,也要慢条斯理不成?”

这番话一说,屠龙突然展眉朗声笑了:“你这话说的才是真有道理。”端起酒碗向着圣火方向一举,“你这顿酒,就算是我请了。今日,我定要与你喝个痛快!”

圣火双手端起碗,向屠龙举着的酒碗轻轻一碰。
“乐意至极。”




酒酣时分。

屠龙酒量自然是极好的,但一连饮下这许多酒,难免上头。他瞅瞅对面圣火,那男人已是双颊染彩,薄唇经了烈酒的洗礼显得愈发红润,只是那有些下垂的眼角和潋滟的瞳,竟让屠龙觉得这人有些可爱起来。

“醉了?”

“……可能有些醉了。中原的烈酒就是这般醉人吧,明明很容易上头,却偏生惹人贪恋,就想一醉今朝。”

“如此甚好,今日便是,不醉不归了。”

屠龙饮酒的时候,有时什么也不想,只是想沉浸在酒意中,大醉一场。有时却会借着饮酒,想想年少时闯荡江湖,纵马横刀,恩怨情仇一笑泯过。而现在,他却在想圣火令。

“屠龙。”

“嗯?”

“品酒比品人,简单得多。”

“何出此言?”

“品人如品酒,这是你说的。可我……可我……既已品了这酒,为何……品不了你……”

他果然还是醉了。醉的这般彻底。

“那有何妨?”屠龙放下酒碗,扶着桌子起身,走到圣火身边,低了头对上他的双眸。

那双眸子里一片水雾朦胧,一瞧便知已是醉的迷迷糊糊。

不知是一时鬼迷心窍,还是心中隐藏着的夙愿。

屠龙抚着他的脸庞,对着他额间那眉红如朱砂的圣火印记吻了下去。

“以后……总有一日,会品到的。”



他果真是醉了啊。

醉的彻底。

不愿醒来。




————

写的时候满脑子红星二锅头。
emmm...

评论 ( 6 )
热度 ( 58 )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