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潼

写点自己喜欢的cp。文笔渣。cp吃的很杂,cp洁癖者慎关谢谢w。颓然的初三党。
吃圣火受向和圣火乙女。腐向主屠圣。
本命不二周助。

圣火令偶像paro自戏

自屯。

第一缕晨光尚未从半敞的门中洒入屋内,却已听得几分有些粗重的呼吸声。双脚踮地努力使身体平衡,手臂微曲掌心撑地五指发力,用力顶着地面撑起自己的身体再缓缓落下,努力收腹提臀力求身体宛若平板般笔直,略机械性重复着来回撑起的动作,上臂肌肉有些酸胀难忍,却咬咬牙坚持下了。

“58,59……”

心中默念数字,直到鼻尖感到液体的温凉才意识到自己已是满头大汗,待到最后一下做完方起身大口喘气。
在淋浴间冲了个冷水澡,用毛巾随意擦了擦身体便将今日演出服装换上,用别针将肩上的金链另一端别在腰间,理了理内衬衬衫领口解开两个纽扣,将褶皱斜斜地扯开露出锁骨轮廓清晰,甩了甩尚未完全干的发扎成一束,对着镜子露出个有些痞气的笑容,伸手比了个“V”字。

今天的日常live,又能和那群迷人的小姑娘碰面了,能得到她们的喜爱真是……荣幸之至。所以live更加不能松懈,或者说……要保证百分之百的完美?

下意识掐了掐自己的腰低头瞅瞅肌肉纹理清晰,腹肌间有未擦干的水珠低落,无奈笑笑:老兄,今天又要辛苦你了啊。


坐在后台化妆间中手持眼影刷子对镜扫着眼尾附近,试图对方才化妆师制造的成品进行改善。大地色渐变下的眼尾试图加一抹深红平添几分色彩感的魅意,高光阴影扫的恰到好处,衬得偏西域的长相愈发深邃,一金一蓝的眸子对着镜中男子带几分俏皮眨眨,拂去额边碎发定好造型,将金色的长圆耳环在耳边戴好,心中悄悄给自己打了个满分。

听得前台歌声已至结尾,起身将衣服理了理别好耳麦,倚在墙边静候。

掌声如期而至,耐心等待前台报幕完毕,给从台上下来的人顺手递了条擦汗的毛巾挥挥手,马丁靴踩着阶梯一步步稳稳向上前行。

灯光色彩炫目,耀眼的让人有些睁不开双目。努力适应一番走到台前单手反置于身后微屈前膝躬身行礼,起身时将右手食指在唇前轻轻一吻,眼波流转目光对着那群可爱的小姑娘们,伸手抛去一个飞吻。

“给我一个幸运之吻吧~好不好?嗯?”

踏步转身挥手打个响指,音乐应声响起,全舞台的灯光一瞬间汇聚在身上。

“Weapon live圣火令~ 请多指教。”


一切喧嚣归于沉静,灯光调暗仅一缕白光如月光般追随台上身影,低头扶住道具作用的金属长麦,一个侧滑步下去缓缓收回右腿站稳,抬头面对台下唱出第一句。

“极静之夜。”

抬手伸向前方,仿佛遥望无尽远方。

“同你共处时之美。”

“亦如百年前月光。”

“……”

起始似是绵绵情歌,便轻轻闭上眼仰头深呼吸着,尽情吟唱。一个小小的节奏停顿处,略弯腰抬膝脚尖踮地微微撑起身体在空中轻跃短暂停留,随即站稳唱出长句身体转了一圈缓缓单膝下跪,闭上唇低头作沉醉状,等待过渡的间奏播放趁机喘了口气休息。

现场live是对表演者身体素质和协调性的考验,尤其是单人live时自唱自跳的偶像,唱跳两边均要顾及到,若是太过担心唱歌很可能导致舞蹈动作的失误而对live产生极坏的影响,但若太过注意动作也可能扰乱唱歌时的气息,造成上气不接下气的歌声,十分难听。

下一段副歌部分,是全曲第一个变调变速处。

深吸一口气调好耳麦,背对台下缓缓站起,开嗓,乐曲从此刻由抒情式的唱腔转变成颇为有力激情的舞曲风格。将手中的道具麦搁于一旁,解开演出服外套扣着的两粒纽扣,两句歌间隙抖落一声轻笑,马丁靴踩稳地面一个滑步转身,单手将那外套一扯扔在一旁空地,露出里头半身露腹的西域风上衣,金链嵌流苏悬空垂着,随着身体的动作晃晃悠悠哗啦啦响着。

“时光短暂疯狂不过一夜而已。”

目光追随手指向的方向,唇角弧度上扬。

“无法确定之物令人着迷……”

唱到尽情处,反而对自身动作表现不那么在意,身体与精神仿佛进入一种状态,类似古武术所谓的“无我境界”了。不再去想其它任何事,眼前的一切只有舞台和台下的观众,运动致使流落的汗水,身姿跃动破空的轻微声响,台下观众的掌声与欢呼,都是使心中愉悦的原因之一。

然而最令自己身心感到舒服的还是,进行live的过程本身啊。

“仅此一次。”

“my princess~请与我共舞一曲……”

台下的呼声愈发响了,如浪潮般一层层涌动。扭动腰肢展开双臂,双脚踩出有力的节奏合拍。

右脚踮地转身,持一支红玫瑰抛向台下,沿着舞台四周行走,微微附身与那些可爱的小姑娘一个个碰掌,瞧见她们有些绯红的脸,勾唇对其一笑。

“喜欢你啊~我的小姑娘们~”

镁光灯头360度打着转,光线缭乱耀眼,金链熠熠闪着亮光。脖颈后方有些湿润,发丝凌乱,妆容有些花了,但挡不住眸中的神彩。舔去唇边汗珠,咸腥泛着些许苦味。

“……繁华散尽。”

“惟余一地碎月。”

台前灯光骤灭,一片漆黑之中迅速站定在舞台中央,一
如起始步姿。

打一束光,汇聚于身侧。

轻轻垂下头转身,翩然离去,顶上有纷飞的银色花屑飘然于空中,映着舞台的白光,打着旋儿向下坠落。
徒留满地碎月。

灯亮。

转身微笑着走到台前,抬手将卷翘的乱发理好屈膝鞠躬行礼。

“多谢厚爱~♡”

轻轻从台上跃下至后台,见到齐眉微微一怔,接过他递来的毛巾和水轻轻点头望他以示感谢,轻拍他后背。

“别有压力,放松就好。”

见人已跃上台,一手擦汗一边观望一阵,便离开后台往休息室里走去。




卸完妆后脸部重新与空气亲密接触的熟悉感觉令人一身轻松,翘着腿坐在椅子上低头缓缓喘着气。方才有些激动的心情还未完全平复,心跳尚有些快。

自己最迷人的一刻,怕是就在台上那短短几分钟吧。然而那并不是真正的自己,揭开华美的面具,底下有的不过一具平凡躯壳。

盯着手指尖端一阵轻轻吮了吮被道具尖锐处滑破伤口,白皙肤色下暗红的创口还未结疤,仍有血珠渗出,微垂眼眸。

但那也就是自己想要的,不是么?

阖眼舔唇笑笑,将双手背于脑后,将发带解了披散在肩头,就此靠着椅背歇下。

下一场的live,又会是哪天呢?

————

群里活动。
其实一共没码过几次自戏。有点崩皮。
自个儿屯着看看。

评论
热度 ( 5 )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