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潼

写点自己喜欢的cp。文笔渣。cp吃的很杂,cp洁癖者慎关谢谢w

【屠圣】wild warfare 中

ooc有私设有。

这篇仍然没有车。

————————


行进速度保持在可控范围内的快速,屠龙和几个士兵背着一些伤兵往前走。

炮火声在耳边不绝,透过层层叠叠的樟叶能望见远处弥漫着硝烟的灰色天空,无边无际的,暗淡的有些过分。

“这样下去,估计今天晚上就能到第五军区。”屠龙估摸着。

“嗯。”圣火轻轻点头,声音不高。他身上背着的伤员脑部受到损伤,圣火尽可能让自己的步伐稳健,好让背上的伤员相对舒服一些。

赶路的过程平乏疲累,却时时刻刻不得不提心吊胆。医疗部队的主治医师越女剑小姑娘长得白白净净,此时她虽面上有些脏了,却丝毫不抱怨半分,明明是不常于生死间游走的医疗兵,却一点也不缺乏这股坚强的韧劲儿。

行进的过程漫长,本就有些强打的精神在日头一点一点偏移中愈来愈差。

一阵破空的划翼声由远及近,屠龙下意识抬头望向天
空,心下一惊。

“轰炸机!”他望向身边的圣火,对方以同样的目光望了过来,异口同声。

仰望轰炸机的飞行轨迹,与前线方向截然不同,屠龙瞬间明白过来,他们的假情报应该已经成功被敌人截获了。现在轰炸机前往的目标,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军火库。

他手握成拳,和圣火轻轻相碰以示庆祝。



林间落下的阴影颜色愈发深了,赤红的霞云从山那边悄悄探头,黄昏已至。

而屠龙他们,正好走到营地门口。

营地二十米外的巡逻线有着模糊不清的痕迹,巡逻兵的身影始终不在视线内。屠龙心想不好,连忙暗示大部队悄悄躲藏在一旁,自己和圣火还有几个手脚麻利的士兵一道悄悄从旁边绕近营地观察。

营地里静悄悄的,空气里的硝烟味还未散去,即使被晚风吹淡了些,也依然掩盖不了血腥气味。地上很明显有暗色的污渍,仔细一猜便知是血迹。

圣火悄悄地从旁边围建的木栏处进入营地,躲在一处掩体后向前看,却惊愕地发现里面是人数不少的敌方士兵。

他慌忙溜回来轻声:“快走,里面全是对面的!”

屠龙早已料到几分,但没想到对面这么快就找到第五军区了。这边看起来不像经历过大规模枪战,这边的高层应该已经提前发现并撤退了,可……他们怎么没有通知我们这边?

现下迟疑绝非好计策,当务之急是改道迅速撤离到离这里最近的一处紧急军部。几人正准备悄悄撤离,突然听得身后不远处大部队藏身地方传来一声枪响。

“谁?”

操!

屠龙一下子炸了,拿着枪就开始边防边撤。奈何敌军已经听到声音,迅速找了过来。

“快撤!”他已顾不得暴露不暴露身份,高声呼道。

榴弹扔过来了,他拉着旁边一个军士就往地上趴。避过最高伤害可是整个人都像被震了一下,五脏六腑颠三倒四的难受,脑子也有些浑浑噩噩,但他的身体反应使他迅速找好掩体射击后退。

他被人一踹,半个踉跄就要被一颗子弹击中,一只手迅速把他往旁边一推,一声枪响了结了对面的射击者。

“你快走!我带人断后!”圣火有些气喘吁吁,焦急地推了屠龙一把。

屠龙脑子有些清醒了,他呸了一口血沫子就把腰间一颗榴弹拔了找地方扔过去,然后拽着圣火往旁边跳。

“得了吧你,我能放心让你一个人断后?”

圣火一口咬住他的上臂,特别深,牙印都出来了。屠龙吃了痛下意识把他的手松开,随后屁股上又是一痛,圣火一脚把他踢了出去。

屠龙又是一个踉跄斜斜躲过一颗子弹,只听见圣火在那喊:“你快带他们去最近那个军部!”

屠龙还想说什么,马上被圣火堵住:“m组人跟我上!其他人跟屠龙一起回去带人!屠龙我以长官身份强制你执行任务!”

屠龙一下子被噎住了,满口话一句也说不出来。干脆就一直往回跑,一边跑一边鸣枪示警。他回到大部队那头焦急撤离,一边在林间穿梭一边眉头紧皱咬牙切齿。

“圣火令……你要是敢不回来……你要是敢不回来……我就……我就……”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