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潼

写点自己喜欢的cp。文笔渣。cp吃的很杂,cp洁癖者慎关谢谢w。颓然的初三党。

【团酷】Mint(4)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富奸。



天色已晚。

街道上格外喧闹,透露出一股极不平凡的气息。拍卖会本将如期开始。

酷拉皮卡的任务非常简单,不过巡逻和在妮翁房间附近待命而已,可他心绪不宁。非常异常的……心绪不宁。
肯定有什么事会发生。


“旅团!是幻影旅团来了!”

原本只透露着肤浅无聊资本主义的大厅里,突变的混乱,恐慌因子几乎蔓延到每一个人身上。

酷拉皮卡的身体先于他的大脑开始自主行动,这种迷一样的情绪左右了他的思维,让他陷入盲目而混乱的行动之中。按照指示做事,还是去找旅团……

啧。

忙完一切后,酷拉皮卡匆匆追到大厅里,想从破碎的玻璃窗中弄清状况。

“都结束了!”

他突然听到这样的声音。

“幻影旅团全灭了!”

怎么可能?

他难以自控,急促问清了地点,飞奔一般地冲过去。

断了手脚的,残缺的,腹部流血的,没有气息的一堆尸体。

是旅团吗?

简直不要太过明显。

那么他的报仇之路,就这么轻松地,走向结束了?

酷拉皮卡有些愣神,他不知该做出些什么举动了。

“这是幻影旅团的团长。”

一片混乱喧闹中,酷拉皮卡直挺挺地站在那儿。他被人粗暴地推开,身边记者疯狂地按着快门,镜头对焦中心围着的人,酷拉皮卡本想看一眼就退到一旁,可他看见的事物与他所想的极不相符。

黑发的,面容清俊的年轻男人,额间缠着的白色绷带已变得染血暗红,露出他额头上神秘绮丽的倒十字印记。白衬衫破破烂烂沾着血,死因是很显然的重伤失血过多。

这形象顿时与酷拉皮卡脑中的另一人重合。

他冲上去揪住最前面那场地负责人的领子,那人摇摇晃晃后退了几步,惊慌道:“干什么?”

“你是不是搞错了?他怎么可能是蜘蛛头子?”

旁边立刻有警卫上前持枪对着酷拉皮卡,逼得他后知后觉地松了手。

那人看见警卫定下心来,又后退几步整理了领子一番,有些轻蔑地瞧着酷拉皮卡。

“你懂什么?这就是蜘蛛头子,库洛洛鲁西鲁,幻影旅团团长。是揍敌客家的杀手好不容易才制服的对象,哪里是你随随便便就说不是的?”

库洛洛鲁西鲁?

幻影旅团,团长?

酷拉皮卡在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可笑起来。

他之前心里记挂着的,居然就是他最为愤恨的蜘蛛头子!更为可怕的是,蜘蛛头子连真名都报了出来,而他却毫不自知,就像一个小丑,被那个男人牵着团团转。
可他心里居然有点难过。

是为这个男人的死吗?

不……肯定不可能的。酷拉皮卡极力否认着,可他的理智很清楚明白地告诉他,这是真的,是再怎么否认也掩盖不了的事实。

令人作呕。

他脑海中的血海与那片清新的薄荷重叠在了一起,黑发男人嘴角温柔的笑意越发诡异起来,在酷拉皮卡脑中的形象最后变成一个浑身染血的魔鬼,仿佛一张口就是恶毒的语言。

酷拉皮卡几乎要被逼疯,他用力掐了自己的手臂,白皙的皮肤上青色的印痕触目惊心,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便默默离了人群。





友客鑫市废旧的大楼中,旅团成员有几个正看着电视直播,和那新闻里所谓死状凄惨的旅团成员“尸体”,库洛洛手上翻着书,双眼漫不经心地瞧了几眼电视。

“团长你看,这是你的尸体!”

身旁握着遥控器的侠客突然吃吃地笑了起来,双手指着电视屏幕中央。库洛洛抬起头细细看了两眼,那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胸口有个大窟窿,满脸青肿带血,给他一种奇异的感觉。不知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也变成这副模样呢?他玩味地用手指节轻叩着书面,发出笃笃轻响。
忽的,他被画面中一片亮眼的金黄吸引了目光。

怎么这么眼熟……

那金发男孩有些情绪激动地质问着是否认错人的话题,转身回来时一瞬间露出一张清秀的脸。

哦?是那个男孩?

库洛洛终于想起来了。

他也来友客鑫了?而且似乎……还挺相信自己当时的谎言?

真是可爱……只不过,也就是个十足的傻瓜而已了。

库洛洛收回目光,继续翻动着手上的书页,不再抬头。

评论
热度 ( 7 )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