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潼

写点自己喜欢的cp。文笔渣。cp吃的很杂,cp洁癖者慎关谢谢w。颓然的初三党。

【屠圣】雪与刀与花(1)

ooc有。部分私设。

1

圣火记得白扇曾对他说过这么一句话。

“……你这副面孔,白皮脸桃花眼儿,天生一副风流相。将来,怕不得招惹多少烂桃花。”

他想,若真是这样,也还算得件快乐的事儿。毕竟游戏人间的风流,谈来也是快快活活,潇潇洒洒。可他虽有一副桃花相,却是终年独自待在荒凉雪盖的昆仑山上,孤身一人靠着练武数雪打发时光,不说桃花,连活人不曾见着几个。就算天生一副好皮相,又能怎么样呢?

灵蛇和飞燕,虽时常望见,但毕竟不算熟悉,更谈不上朋友,只是在一片白茫茫的,空气冷得刺鼻的雪山上,稍微润了点彩罢了。

大多数时间,圣火还是一个人待着的。雪松林是这片土地上最有生机的事物,它苍翠繁茂,细密硬绿的针形叶簇簇聚拢成向外的形状,随风簌簌抖落上头积着的冰雪,露出脸来迎着那太阳。

雪山上望见的太阳,是极亮极亮的,既温暖又柔和。圣火在雪松下小憩时,常常会躺在阳光洒落最盛的地方,伸长胳膊放松全身,懒洋洋地睡在雪上。

他虽不怕冷,但也贪恋这温暖。这阳光使他产生一种错觉,仿佛闭眼再睁开时,就能回到魂萦梦绕的故乡波斯。底格里斯河水微微轻晃,映着微黄的夕阳与灿烂的云霞,亮片般粼粼的,但又平和深邃,如平镜般映出一片深红的天空。

深红。

一个人影忽然在圣火心中浮现了,叫他心里骤然忐忑起来,睁开了眼。


嗨。原来躺在这雪地上,竟是睡着了。

鸟雀停在他身旁静悄悄的,随着圣火一抬手的动作,立时扑棱棱飞走了。

太阳依旧暖融融的。

他站起身来,拍拍身上沾着的雪,一步步往回走。可心中那个人影却怎么也散不去,模糊的面孔愈发清晰起来,长久地停留在他脑海里,成了静止的画面。

哎。

圣火停了脚步,轻声长叹了一句。

他虽常年待在昆仑顶上,但在漫长的年岁中,多少也见过一些人,遇到一些事。桃花,自然也还是有的。

而这人,就是他遇到的,几乎是独一的、最大一朵桃花。


圣火其实也常常自嘲。譬如他分明没多少特别的感情经历,却有张沾了蜜糖的嘴巴,说出的话像甜酒般醉人。

大概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经验丰富吧。圣火如此想着。

机缘巧合下,他救了重伤断刃的屠龙。为什么会救他呢?圣火至今仍说不清自己的内心,不知是怜他天下独绝的宝刀,亦或是看在玄铁的份上。但当那双暗金色的眼瞳在一片血雾之中睁开,目光虽是痛极中无意识的一瞥,却将圣火震住了。

说不清是什么感受,若说是凌厉,未免太过狭隘了。那种坚毅、不屈、甚至是飞蛾扑火般执着的精神,就从那双眼睛里望出来了。圣火已经许久不曾见过这样的眼神,是年轻的、固著追求的,极为单纯的心思。

武林至尊嘛,他也曾听说过。但着实想不到,屠龙这样的人,已经被吹捧到如此高的位置,心里装的仍然满满都是武学的极致。毫无利欲想法,只有追求完美的本心。

圣火就是在那一瞬打定主意绝对要把屠龙救下来,花上多少代价也要。屠龙身上有着非常吸引他的东西,是与物质无关的,除屠龙无二的,特殊感觉。

屠龙昏迷的日子里,圣火有时会瞧着他的脸孔,一望就是一两个时辰。那时他心中常常涌起一股异样的情感,澎湃而反复回涌的浪潮卷着纷杂的想法,有千言万语想在那人耳边说,说了却也没用。于是便将这些话闷在心里。

可真当他救醒屠龙的时候,原本腹稿不知打了几十遍的话语,都烂在嗓子眼成了哽,一句也说不出。

到最后,圣火还是没想出什么话来应应场面。于是当屠龙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瞧见满眼的白雪与打着旋儿低飞的鸟儿,混沌的头脑还没完全复苏时,听见的第一句话便是:

“……屠龙小弟,早上好呀。”

评论 ( 6 )
热度 ( 16 )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