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潼

杂食党没啥cp洁癖 有cp洁癖的慎关! 文笔有限想写写自己喜欢的故事。纯属爱好使然。
表白愿意看完这段话的您!♡

【屠圣】雪与花与刀(2)


ooc有。部分私设。


2

屠龙其实并不似表面那般单纯直率,他的内心也是极细腻的,只是他对有些事不愿表露提及,便不说。

如圣火这般的人,他倒是第一次见。他生得极好看,肤色白皙五官精致,仿佛造物主天生偏爱于他,将他生来模样细细雕琢。

好看的人总是有些特权的,比如多情的资本。圣火将他救下,他其实是非常感激的。只是这人老唤他“屠龙小弟”,时不时逗弄他一番,面上总是笑嘻嘻的,叫人看不透,摸不清,心里便忐忑的很。

圣火看起来总是那般愉悦,甚至叫人忘记了他是孤身待在昆仑山顶,仿佛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异域贵公子,举手投足间都是那么神秘而蛊惑人心。

初见时,屠龙内心从不敢放松警惕,可他天生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圣火绝无半点害他的意思。只是在观察他,非常细致地观察着他。

也不是没有好奇过圣火的目的,只是被看几下也不会少两块肉,那么就随他看呗。在这点上,屠龙一向是心很大的。

相处得久了,越发觉得和圣火投机起来。养伤的时候,屠龙常常跟着圣火一道坐在松树林的雪地上,伸着懒腰晒太阳,一边谈天论地。他虽然话里常带这些逗趣儿,有些话只有几分可信,但也不令人生厌,反倒越来越觉得他可爱。

一次,屠龙和圣火躺在雪地里头,竟一齐睡着了。屠龙醒的早,抬头望见天边云霞已半彩,深紫红的波浪逐渐向山这头涌进,便想喊圣火起来一道回去。可他低头欲唤时,还是愣着神小小迟疑了下。

这人一旦安静下来,突然多了几分平和令人定心的气息。平日总闪烁着狡黠光芒的眼儿闭上了,挺翘纤细的眼睫极顺贴,在眼下白皙间落下一片阴影。

突然觉得岁月静好。

便不想唤醒圣火了,只这么守着他,看着他安眠模样,也好。

夕阳红的仿佛能滴出彩墨来,将白雪染成漫山遍野的红,和那颗鲜红跳动着的心融为一体了。

于是心灵也愈发纯粹起来,复杂的感情中似乎多了某种异样坚定的东西,如暖流般地叫他四肢百骸尽舒展开来。

圣火倏地睁开眸子,目光恰巧撞进屠龙的眼里。

他其实在屠龙翻身的那一刻便醒了,玩心大发地装睡,想看看屠龙会干些什么,却半天没听着声响。于是睁开眼来,想瞧瞧,却不想屠龙一直注视着自己。

他也不知道屠龙是否是一直看着自己的,或许这一眼,仅是个巧合罢了。

但他却又不完全相信这是个巧合,理智上很确信,主观却极力否认着。只这一眼,便让他把方才想说的话又咽回肚里去,仿佛喉里灌下一口酒,甘辣凉暖只自知。

“……你醒了?”

屠龙率先打破沉默。

“嗯。”

“既醒了,那便回去吧。”

“好。”

圣火出乎意料地没有说些什么。

屠龙本以为他会再来两句调侃,却又没猜中,只得低头将包住伤口的绷带缠紧了些,支着树干站起身,慢慢往远走。他走了几步,又耐不住地回头,瞧见圣火一步步紧跟着,才再回头,安心地迈开步子。

圣火鲜见地垂着眸子,双眼瞧着地面低头走着。

自己一定是鬼迷心窍了吧,他想。

要不然,怎么会突然生出种冲动,想握紧那人的手,感受他身上的温度,然后在他耳旁轻问,在想些什么。仿佛不做这些,心里就膈应着什么。

……一定是鬼迷心窍了吧。


屠龙的伤渐渐好转了。

毕竟身为刀剑,身体大多极为硬朗,即使受到如此致命的伤害,在悉心调养下的恢复速度也不慢。屠龙的绷带以日为单位速度减薄着,露出疤痕和部分新生的肌肤,斑驳成一块一块,色差明显。

伤口恢复时有时会觉得痛痒难耐,屠龙是个自控力极强的,有时就靠毅力愣是撑下来了。实在撑不住的时候,就大口喘着气,或是死死咬住下唇,靠痛感刺激神经清醒。

屠龙做这些的时候,从来都是一人独处时的。他直觉不想让圣火看见他这副模样,可圣火偏偏就是看见了。
还经常看见。

屠龙以为自己藏的很好了,却不曾想对方也是和他同水平、甚至可能更高的高手,隐藏气息的能力绝不会弱。再加上屠龙忍耐时注意力大多在自控上,自然难以发现圣火的存在。

圣火有时就站在他背后,一语不发地看着他,拳头攥得紧紧,后又无力松开了。

他心里也难受,可他更知道自己不该去问,不该去说。
屠龙既不愿让他知道,且已难受成这般,自己为何不让他如愿呢?

而且,在这个问题上,圣火也找不到什么解决的好方法,于是只能默默望着他,看他一个人挺过去。

心中的无力和失落感,就这么骤然产生了。


评论
热度 ( 11 )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