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潼

杂食党没啥cp洁癖 有cp洁癖的慎关! 文笔有限想写写自己喜欢的故事。纯属爱好使然。
表白愿意看完这段话的您!♡

【屠圣】雪与花与刀(4)


ooc有私设多。写的有点……水。
还是有很多不足要改进呀。



4

“圣火令——?”

绿竹终是没忍住惊呼出声,往后小跳了一步面对着屠龙。连一旁向来淡定自若的倚天也变了神色,脱口而出道:“你可莫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

青年脸上略微显出一层薄红,但话语中带着不可否认的坚定。

“他是真的不一样。”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屠龙且也不能说的明白清楚。

可世间感情大多如此,当他提刀立于院中抬手时脑海中想的不是刀光剑影画面,而是白皑皑一片昆仑山的雪时,他便大抵明白自己的心了。

当是被情扰了心神。

前几日他同淑女剑一道饮酒,酒后谈天论地之时无意道出了心声,倒叫其他人恰巧听见了,于是引的众人如此反应。

其实屠龙酒量向来不差,酒品也算好,哪容易醉的那么快?只不过有些话憋在心里堵的慌,只有真正说出来,才觉得痛快和心满意足。

事情总要面对,无非先后而已。

刀意由心生,情意也由心生。他不是个彻头彻底的武痴,再如何也避不了俗世红尘儿女情长,可他总还有坦
然面对的勇气,总愿一试成败。

他本打算挑个恰当时机将此事与圣火说了,却没想到无剑会这么快就请来圣火令。

金铃锁倚在门边向外望了望,淡淡道:
“无剑和圣火一道回来了。”

“咦?”

众人惊呼出声,屠龙虽未出声,却也心下一惊。

“屠龙的心上人——”绿竹向那方向愣愣瞧去。

倚天抬眉望了一眼,神色颇不赞同:“如何会心悦于那人……屠龙,你的品味实在独特。”

屠龙却又笑了笑,道:“平生初尝情思苦,不扯些有的没的。喜欢便是喜欢,直溜溜说出来,要有什么原因呢?”

“屠龙小弟是在说喜欢谁呀……”

屠龙一怔,一转头,却是圣火飞身至屋前自门后探出头来,眉眼弯弯瞧着他,想必是听见了后半句话。

屋内众人齐齐望向圣火,却又沉默了。

还能是谁啊?

圣火自然是心知肚明的,可他偏不愿显出这副模样,于是笑眯眯走进来与其他人一个个打招呼,很自来熟地混进了无剑的队伍之中。无剑坐在一旁瞧着,心里却想的是另一番事情。

自求多福吧,屠龙。她只得暗自祈愿,愿能有个完满结果,从女性所谓直觉的第六感来看,他们是两情相悦的,不是么?

虽然并非所有两情相悦之人都能终成眷属。

圣火留下来了。

于是常常能看见午后青草上或树下有着圣火愉悦休憩的身影,眉眼柔和温润,那般招人喜爱。

当然不乏八卦者暗中关注屠龙和圣火的事情,可屠龙却迟迟未向圣火阐明心意。而圣火明明对屠龙意思早已心知肚明,却也不点破,无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屠龙恰喜欢在这附近练刀。

那日阳光正好,屠龙坐在屋口的石阶上细细擦拭着刀面,却忽然听得身后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回头,却恰好迎面遇上那人温热的气息,柔柔地拂过脸颊。

“我心悦你呀。屠龙小弟。”


评论 ( 2 )
热度 ( 7 )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