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潼

杂食党没啥cp洁癖 有cp洁癖的慎关! 文笔有限想写写自己喜欢的故事。纯属爱好使然。
表白愿意看完这段话的您!♡

【屠圣】雪与花与刀(8)


8

圣火最终还是回了昆仑。

他本就是无剑因为五剑之境动荡而请来一同清除魍魉的助力,随着动荡逐渐平复,他自然也无需久留。而屠龙也是一样。

一个是明教圣物,一个是中原武林至尊。撇开“情”一字不说,各自身份不同,使命也不同。

所以就有了离别。

而依圣火和屠龙的个性,来个缠绵不舍极的告别,是压根不可能的事。纵然百般思念千般不舍,最终也只能化作简简单单的两字——“再见”。

“何时能再见?”

转过身去的那一刻,屠龙突然开口,话语似像在询问圣火,也像是一人独自言语。

圣火嘴角微微上扬起来,开口:“待明年春日来临,昆仑的雪消融些时,我请你上山来共饮一坛,可好?”

“那就一言为定。到那时,我定会带上中原最好的酒,与你同醉一场。”

“好。”

于是再次转身就此别过,脚步匆匆一直在向前不再停下。

不犹豫,并不是不在意,只是因为心有意了太久已了解对方太深,因而根本无需过多言语,就能痛快利落地做好决定。

我信你,所以我才能转身的这般干脆。

昆仑山依旧如往日般宁静而白雪皑皑,是一片苍茫,却又让圣火觉得久违温暖起来。

他在月夜时重回到了昆仑山,趁着月色往山顶上赶,漆黑天幕上是满天繁星落在心里,那弯弯的月牙儿仿佛在笑。

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而他和屠龙,也正是在这机缘巧合的地方初识。想来缘分这东西,真是微妙至极。

离歌短暂,而下次相逢又是个崭新的开始。

屠龙小弟……哦,是他的屠龙小弟,此时此刻又身处何方呢?是否也在那一头想着他,或有什么别样的心情。

他不知道。

可这月色总不会变,无论他和屠龙分别多远,月亮总如百年前一般宁静美丽,悬在夜空中一视同仁地俯瞰着神州大地。

他们总在同一片月光下。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屠龙向无剑告辞后,去了一趟江南。

他本就常在江湖漂泊,游走四方是人生常事。到处切磋是提升武学的好方法,而在这过程中因屠龙的豪爽,也总能广结好友。

而这次他回江南,只是想找一个人,对他说一句话。

步入江南人声喧闹的小镇街道,屠龙循着记忆找到一家有些破旧的小酒楼。走进去仔细打量,又来来回回转了又转,却始终没有寻到他要找的人。

忽而身后一柄折扇在他肩上轻轻一拍,一声含笑音来:“怎么?这么团团转的,莫非是来找我?”

这声音实在太过熟悉,屠龙立刻意识到了来人,于是转过头去。

“我就是来找你的。”

来人是妙手白扇,正手持一柄折扇轻摇,一副公子模样。

“找我的?什么事儿呀。”

“你算的……果然很准。”

“我算的……?”白扇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却又觉得更不可思议起来。他前几月见到屠龙时开玩笑给他算了一卦姻缘,却是随意一指方向,来了句桃花定在雪山上,本是拿圣火与他调侃一番,可屠龙竟当了真。

“莫非你真的……”

“对。”

得到肯定的回答,白扇反而松了口气又笑了起来。

有心插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本是句无心调侃,却意外成了真,真不知是该哭该笑。可世上之事本就无机可循,缘分深浅自有定数,既然被他说中,还让他顺手无意间成全了他人,这样的结局不也很好?

“所以说桃花啊,还真是个说不准的东西……”他摇摇扇子,张口道。

屠龙却接过话茬说了一句,话语坚定不移,目光似乎隔着层层空间与另一人对视般,盈了满眼柔情。

“可它会在该来时到来。”

“那是他眉间朱红色的印记,是他笑起来时浅浅的酒窝。还是。”

他顿了顿,眼里的笑意盖不住。

“当我第一次在雪山上被他救起时,就已深埋在心底的种子,最终……开出的花。”



评论 ( 3 )
热度 ( 7 )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