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潼

写点自己喜欢的cp。文笔渣。cp吃的很杂,cp洁癖者慎关谢谢w

【葳隐】未荫[7]

#我似乎开始了月更的节奏?#

季风之隐最近分外苦恼。

自从上了船在驶往荒岛的过程中后,他的桃花运就没有断过,虽然葳斯基身边也是如此,但由于他的气场惊人,所以许多女生都不太敢轻易靠近他。果然是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可是季风之隐就不一样了,他可不是个善于拒绝的人。每次女生来表白的时候,他都必须仔细斟酌用词,以免伤到人家的心。

这次船上所有被选中演练的学生,都是精英,而精英往往都具有百折不挠的精神。于是,在季风之隐第二十次婉言谢绝女生殷勤的邀请后,终于忍不住怒摔杯子:

“mico,你给我出来!”

粉毛少女一脸不解:“阿隐,有事儿?“”

“嗯,我想请你帮个忙,做我表面上的女朋友。”

“表面上?懂了懂了。”少女仿佛心知肚明般地点了点头,“那么,阿隐你就欠我一个人情咯,这样以后我无论找你帮什么忙,都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啊。”

季风之隐面上笑着,心里却有种隐隐的担心。

有了mico在之后,前来搭讪的女生果然少了不少。


晚上回到房间。

“sky,我回来了。”

无人应答。

季风之隐有些疑惑了。

葳斯基一直以来都是个守时规律的人。往常这个时间,他都应该回到房间里了,怎么今晚……

索索性往他床上一坐,数着时间等待。从9点半,到9点40,再到10点。

季风之隐坐不住了。

推开舱门,海上夜色如墨。月色洒在海面上,四周寂静只剩船在海浪中迅速前进的细微浪声, 让人感觉安静,可是,也压抑的叫人害怕。

稳住脚步,一步步走上甲板。

“sky,sky?你在吗?”不敢喊得过于大声,季风之隐只得摸着黑一点点在船上寻找着。

绕到船另一边时,发现两个人影似是在谈话。季风之隐一下子激动起来。

“sk……”嗓子眼儿里蹦出两个音,却在季风之隐辨认出人影后迅速的闭了口,只听得一声极为细小的哽声。

葳斯基,和一名少女,正倚在甲板的栏杆上聊着。

sky,竟然会和女生聊这么久?真是不敢置信。季风之隐收敛气息悄悄靠近,躲在舱室旁的柱子后望着。

“……sky哥哥,怜美真的好久没有见到你了。没想到sky哥哥仍旧这么牵挂怜美,怜美真的好开心。”少女的声音带着点点哽咽。

“嗯,要多注意休息。”是葳斯基的声音,一字不差,清清楚楚地落入季风之隐的耳中。

这个女孩,竟然跟sky的关系那么密切。她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sky的女朋友?葳斯基啊葳斯基,有了女朋友竟然不跟室友说一声,连有福同享都做不到还算什么好哥们儿。季风之隐愤愤不平地想着,心中却没来由地酸涩了些。

真是伤彻了我这种单身人的心啊。

一个转身,季风之隐踮着脚尖小跑回了房间,然后把房门紧紧锁了起来。

哼,半夜出去偷情,这种人哦,活该进不来。

季风之隐飞身扑到葳斯基的床上,抱着白色枕头郁闷地打了个滚儿。

不对,sky要是进不来,那他不就要和那个女人同床共枕了么?这样的事情,我绝对不允许发生!

于是他又翻身起立开了锁。

结果,刚开完锁,门就被推开。

季风之隐的额头一下撞上了门。

“嗷!”季风之隐小声一喊。

“季风之隐,你怎么还没睡?”葳斯基一脸不解。

“额……没什么,睡不着。”季风之隐不由得支支吾吾。

“太不小心了,竟然撞到头。”葳斯基眉头一紧,抬手抚上了季风之隐额头,轻轻揉着。“疼么?”

季风之隐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不由自主低下头,银发垂在两侧遮住了脸颊,看不清表情。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小声嘟哝着:“sky你这种人啊,有了女朋友还不坦诚地说出来……”

葳斯基:“……什么?”

[end]


评论
热度 ( 5 )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