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潼

写点自己喜欢的cp。文笔渣。cp吃的很杂,cp洁癖者慎关谢谢w

【郑宋】阳光转角

我一个药粉,生平第一次写庙。

第一次给了郑宋这对冷cp,求同好勾搭嗷!

顺便怀念一下自己进全职语c时批的第一个皮,宋晓大大。

下面正文。

————————————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伴着声声鸟鸣,和夏日淡淡的暑气一起,迎来蓝雨新的一天。

郑轩今天醒的格外早,然而懒癌晚期的他并不准备提前起床,念叨了一句“压力山大”就翻身接着在床上躺尸。直到闹钟如往常一般滴滴滴地响起,他才揉了揉眼支起身,穿衣洗漱去了食堂。

自从上铺的于锋转会之后,郑轩的宿舍就一直是他一个人住。这样倒也好,落得个清净,每人催促,也没人打扰。生活自由得不行。

走进食堂的时候,郑轩愣了一下。

怎么,这么安静啊……莫非黄少今天突发奇想赖床了?

出乎意料地,他发现今天自己竟然是来的最晚的一个,其他队友都已经围在桌子边上吃早饭了。黄少?黄少不在。瀚文也不在。还有宋晓,也不在。

发生什么事了么?郑轩走过去坐下。喻文州放下粥碗抬头望了他一眼:“郑轩,你这个表情,是有疑问对吧?”

“嗯。”郑轩点点头,整个人瞬间回归平日里放松状态:“黄少瀚文都不在了突然就好安静啊……感觉整个气氛都不对了呢。他们……嗯,还有宋晓,去做什么了啊?”

“哦,黄少和瀚文是去送机的。”喻文州微笑着。

“送机啊……”郑轩若有所悟地说着,然后一顿,“等等,送谁?”

“宋晓。”

“晓、宋晓?他有什么事啊?”

“他回家。”一旁的徐景熙顺口接了一句。

郑轩有点结结巴巴:“他,他为什么……”

“宋前辈退役了呢。”徐景熙说。

“退役?怎么突然就、突然就走了呢?”明明比自己还要晚出道一个赛季,结果却比自己退役得还早。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和你告别啊,我以为,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和机会。

“这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喻文州道,“他等一下就要飞到别的市了,现在应该还在a机场候机,是八点半准时走的飞机。”喻文州的暗示几乎是赤裸裸的了,想再见他最后一面现在就赶紧过去,以后估计很难再见着了。虽然不知队长是何时发现自己对后辈有意思的端倪,但此刻这个提醒却是再及时不过的了。

郑轩把筷子往桌上一拍,一改往常懒懒散散的常态,抽了张纸巾随便擦了擦嘴,说了声“队长我出去一下!”就一溜烟跑到门口,拦下一辆的士。

告诉司机目的地之后,郑轩就时不时戳开手机看时间。司机看见郑轩这幅样子,似乎也知道他在赶时间,便一脚踩下油门,疾驰而去。

攥紧了手底的一封信,感觉自己的汗水仿佛也浸透着点点字迹。这都是多久以前写好了的情书了,到现在都没给出去,自己原来可真的是胆小过头了。现在连他的人都要走了,再不递给他,以后想说心意也没机会了了。

“怎么,小伙子?女孩儿要跑啦?赶紧追她去呀,我跟你说我看你这样的孩子多了,有挺多都是胆儿小最终没有成功追到手的。面对这样的情况,你听我说,不要怂,就是上!你一激动,女孩儿说不定就被你感动了,一感动说不定就留下来了。想当年我也是这片城的霸王一枝花,那追女孩儿的技术特别溜儿……”

郑轩嗯嗯嗯地应和了几声,嘴角却泛起了一个苦笑。我要追的人,可不是女孩儿啊。

然而这种忧虑最终化成了一个问题,如雷霆霹雳般斩开司机师傅的长篇大论。

“师傅,您姓黄吗?”

“嗯?你怎么知道?”

最终还是在八点二十到了机场,郑轩下了的士在机场层层叠叠的人群中来回穿梭着,却始终找不到那张朝思暮想的脸。于是他侧耳聆听,往声音最大的地方摸了过去。

“诶宋晓我跟你说回去以后不要忘了我们蓝雨呀,特别是我!你看你平时在队里……”

果然,找到了。

黄少在噼里啪啦飙着语速,瀚文努力地见缝插针,而宋晓则一脸微笑,耐心地听着。结果依然是宋晓第一个发现了他。(因为另外两个说话太认真了)

“郑轩前辈?”

郑轩的脚步一停,愣住了。

“前辈也是来送我的吗?真是谢谢了呢。”

不,我不只是来送你的,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旅客们请注意,***号航班已经开始检票,请尽快赶往检票口……”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的话,我就上飞机了。”宋晓作势转身。

黄少天此刻也终于听了口,上前拍了拍宋晓的肩:“……一路,走好。”

“宋晓前辈,再见了啊!”瀚文说着。

“那,阿轩……?”宋晓疑惑地望过来。

不要怂,快上!郑轩深吸一口气,然后向前疾走几步,把信一递:“晓,其实吧,我,我喜欢你很久了。”

郑轩低着头,眼睛却时不时瞟向面前人。

只见宋晓先是一惊,然后接了信,再然后头一偏。

“阿轩,你不会是游戏输了拿我开玩笑吧。”

“没有的,不是。”郑轩一慌脱口而出,结果到说出口才发现这样说的后果就是,倘若被拒绝的话,自己会被误解的更深。

算了,顶多也就是表白无果吧。郑轩闭眼轻叹。

然而耳畔并没有所谓感到奇怪的喊声,和嫌弃的话语。郑轩不解地抬头,却发现眼前人的耳根有些红。

这位蓝雨的大心脏先生,似乎是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才缓缓转过身来,脸正对着他。

然后他听见了他永不会记错的六个字。

“阿轩,我也是哦。”

故事的最后,郑轩终于抱得“美人”在怀,而此刻他的内心是:
woc幸好刚才表白黄少没来拆台,真是压力山大啊。
————FIN————

一发完结。

大概只是为了晚上自己投喂自己一块糖。

写完以后感觉不太好,先看看吧。

评论 ( 4 )
热度 ( 9 )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