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潼

写点自己喜欢的cp。文笔渣。cp吃的很杂,cp洁癖者慎关谢谢w

【恺楚】双向暗恋-直觉

有OOC请见谅,有段时间没看原著了,但写了文。请多包涵。

——————————————————————

“楚子航,”金发少年勾起嘴角,缓缓扣下沙漠之鹰的机板,“你输了。”

他看见子弹出膛,向着面前跌倒在地的黑发少年飞射而去,精准地打射在他的校服领口上,可同时他也感觉到背后抵上了一把冰冷的刀。

恺撒一愣,随即耸了耸肩,丢下手中的枪,无奈地笑着举起手,“败给你了,楚子航。”

黑发少年沉默着放下了刀,然后向恺撒伸出了手。于是这两个浑身“血迹斑驳”的人互相搀扶着,走出了战场。

卡塞尔学院一年一度的“自由一日”结束,学生会和狮心会赌上名誉的一战,再次以平局收场。

 

“师兄你今天怎么来我这里大驾光临?”路明非正拿着块黄油面包往嘴里塞,看见楚子航托着餐盘一步步走近,知道坐在自己对面。路明非一愣,赶紧抹掉嘴角的面包屑,一脸严肃。

“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聊聊。”楚子航依旧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路明非有点不明觉厉:“师兄你说,啥事儿?”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楚子航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终于难得地露出了些微困惑的神情。他看见路明非愣着一言不发,又补充了一句:“你对诺诺的感觉……”

路明非差点儿没把嘴里的面包渣喷出去,他连忙默默咽下,开口:“师兄啊,我对诺诺姐的意思,顶多就是远远看着了。老大的女朋友嘛,我等屌丝怎么多想,也就是无果的暗恋嘛……”路明非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去。

无果的暗恋,吗?

“别难过。”楚子航突然来了一句。

路明非哑然失笑:“师兄我很坚强的,你不用关心我……”于是乐观的路公公燃起了八卦之魂:“不过师兄你要先说你喜欢的人是什么类型的啊,不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帮你出谋划策。”实在想不到师兄这样高冷禁欲的人也会有暗恋的人,可是会是哪一型的呢?御姐?萝莉?……不行,完全想想不出来是什么样的啊!

楚子航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回答:“自大,好胜?”他的语气竟是有些不确定的。

路明非琢磨,这妞儿有点儿烈啊,连在师兄面前都能骄傲成这样的,若是学校里的还真没几个。然后一个想法突然涌上路明非的心头,他脱口而出:

“像恺撒老大那样的?”

话刚说完,路明非就恨不得立马抽自己几个巴掌。让你嘴贱啊,果然不该在守夜人上点进那个“全校最热CP投票”的帖子的。

不过在那个帖子上,投票第一的CP好像就是“恺撒×楚子航”?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的脸颊一点一点泛起粉红,最后匆匆起立道一句“先走了”,连耳尖都有些红晕。路公公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

师兄,感情你这真的是和恺撒老大有一腿儿?

突然觉得,面瘫师兄和老大在一起的画面,好像有点萌呢。

路明非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点了个赞,然后打开手机,默默刷起了论坛。

 

安珀馆内。

红发女孩坐在沙发里,指尖在手机的电子屏幕上飞快滑动着。

“恺撒,你看。”她调出了一个页面,将手机屏幕反转过去,高举起它对着恺撒。

恺撒将一杯香槟递给诺诺,然后接过了手机。

“这是什么……‘全校最热CP投票’?”恺撒挑眉。

“看吧看吧,你和楚子航的配对CP稳居第一。”诺诺接过香槟喝了一口,然后一拍恺撒肩头:“想想看吧,这么多人支持你,你准备什么时候表白?”

恺撒放下手机:“再等等吧,他可能接受不了。要慢慢来。”

诺诺撇撇嘴:“你再等下去,指不定人都被别人拐跑啦。那么多姑娘对他有意思,万一他要真有个看上眼的定了咋说?苏茜也让我跟你说,你再不抓紧时间,她就要抢机会上了。”

“我相信他的眼光,直觉。”恺撒唇角一勾。

诺诺白了他一眼,却也没再说什么,自顾自玩起了手机。

恺撒啊恺撒,事实上,你真的那么肯定么?

一点也不吧。

恺撒背过身去,眉眼微垂,然后摇匀了杯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楚子航坐在狮心会的办公室里,坐在桌前独自一人无意识地拿起来桌前搅咖啡用的小勺,在盛水的玻璃杯里来回划动。

“会长,有心事?”苏茜捧着文件在隔壁桌读的正认真,忽然听见楚子航哪儿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好奇地转头,发现楚子航一脸正经地发呆,忍不住开口笑问。

“嗯?”楚子航回神,淡淡地:“没事。”然后拿起一支笔在面前的额纸上书写起来。

苏茜见楚子航没有应答的意思,便非常识趣地埋下头继续工作。

趁着楚子航有事离开的间隙,苏茜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走到楚子航桌边探了探头。

桌子中央只有一纸一笔,白纸上只有短短一行字,一个人名,一串英文。纸是倒着的,可苏茜不用转身去看也知道那名字代表了谁。

是楚子航的字迹,写的是——“Caesar Gattuso”。

苏茜笑了笑,回到座位,然后拿起手机,给诺诺发短信:

“告诉你那个敏感傲娇的小男生吧,楚子航也对他有意思。”

信息传送完毕,发出“叮”的一声响。苏茜如释重负般将它放在桌上,向后伸了个懒腰。

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吧?

她轻轻地笑了笑,缓缓合上眼。

 

收到短信的那一刻,诺诺正在恺撒身边。看完酸辛后,诺诺对着恺撒一脸郑重:“亲爱的,我要告诉你件事。”

恺撒回头,以疑惑的目光回视。

“苏茜说,她发现楚子航也对你有意思。”说完以后,诺诺便期待地等着恺撒的反应。

出乎意料地,恺撒只是点点头,转过身继续做刚才手里的事。“嗯。”

“你也被楚子航传染了面瘫嘛?”诺诺无语。

恺撒耸了耸肩,却扬起了唇角。

 

图书馆内,楚子航借好了一叠书,整齐地摆放在阅览桌上,戴着耳机读着书。

钢琴声在耳畔如泉水般流淌,是难得的惬意时光。却无声无息一般,一抹金色乍然映入眼帘,楚子航条件反射般往后一闪,一手默默按住了袖边的刀柄。

恺撒看见黑发少年的举动,突然觉得他一下子可爱了起来。就像……一只警觉的小猫?

不过这只小猫咬人的功力非常了得啊。恺撒在心底为自己刚才的想法补充了一句。

“恺撒?”在反省完自己以后不能再这么松懈过后,楚子航第一时间认出了对面这只“金毛”,“你找我有事?”

“不,只是刚巧在这里看到你而已。”恺撒笑了笑,把楚子航对面的椅子拉开坐下,“介意我坐在这里吗?”

“不介意。”楚子航点点头,又低头看书,却忍不住腹诽:

你都已经坐下了,我还有说“不”的权利吗?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地坐着,装模作样地翻着书,却各怀心事。

终于还是恺撒先忍不住开口:“楚子航,冒昧问你一个问题。”

楚子航抬头。

“你觉得……我怎么样?”话音刚落。恺撒就突然觉得自己的问题有点儿傻气,他甚至在想楚子航会不会因为这个傻里傻气地问题而对自己有点什么看法。恺撒觉得这话说的实在不好,都快比得上他人生第一次尿床地窘境了。

“恺撒,”楚子航的声音依旧是波澜不惊,“这话应该问你女朋友。”

恺撒一愣,什么时候楚子航也学会讲起了笑话?还真是……冷的可以啊。不过他似乎误会了什么。

“你误会了,我没有女朋友。”

“这和我没什么关系。”

“可是我在意啊,我要问你这个问题。”恺撒决定顺着楚子航的这个玩笑接着开下去。

“我不是你女朋友。”

“你怎么会不是?”

楚子航愣了,一副欲言又止地样子,最后他沉下眼:“我不是女孩。”

“那么问题来了。”恺撒突然起身,拿起那把随身带着的枪,单膝下跪:“楚子航,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楚子航有些懵,他很怀疑恺撒是不是在开玩笑。树上这样的桥段太多太多,如果自己当了真,可恺撒却只是玩笑,那自己岂不是成了彻彻底底地笑话?

很可悲,不是么?

可是他看见了恺撒的眼睛,碧蓝地眼眸中好像闪着光。

楚子航再也做不到忍耐。于是,他选择了相信。

就算是个玩笑,自己也好歹是拼过了一把啊。

恺撒很紧张。他低着头,托着枪,却不敢直视楚子航的眼。

心跳如擂鼓。

然后他看见楚子航似乎也蹲到与他同一高度的为止。恺撒抬起头,却恰好看见了楚子航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难以察觉、却又忽视不去的笑容。

一刹那间,恍若春暖花开。

他看见楚子航同样单膝下跪对着自己,不过手上托着一把短匕首

黑发男孩开口,声音缓慢却清晰地传入耳:“恺撒.加图索,你愿意,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吗?”

对于恺撒来说,这一刻的惊喜实在来的太大。于是他乐极生悲,手中的枪不小心滑落。他慌忙去接,一只手却在他之前稳稳地接住了它。

楚子航握紧了那把枪,然后把自己手中的那把匕首递给恺撒:

“信物。”

恺撒一下子乐了,笑得异常开心。楚子航略带嫌弃地瞥了他一眼,说:”傻笑什么。“然后别过脸去,留下微微泛红的侧颊,向图书馆的出口走去。恺撒连忙跟上。

直到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视线尽头,红发女孩才从一旁的图书馆架旁转过来,一脸无奈:‘中二少年和杀胚的表白方式果然很奇特啊。我还以为会有公主抱什么的,果然楚子航还是太强硬……”不过,要真的被公主抱,那可不太像楚子航的风格。诺诺在心底默默补充,然后她转了个身,也离开了。

这是,一个少年才从后边的另一个书架踱步出来,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这几个月守夜人的头条热帖已经决定了,就叫‘学生会会长和狮心会会长的爱恨情仇’如何?有图有真相哦……”他晃了晃手机,再次翻了翻刚刚拍的照片。

“角度不错!”他志得意满地理考。

而另一侧的书架后,恺撒终于撤开压着楚子航的胳膊。

“为什么不让我上去阻拦?”楚子航皱眉。

“我想高调。”金毛恺撒无耻地卖了个萌,在看到楚子航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后,又向他的耳侧轻轻吹了口气。心满意足地看见身前人泛红的耳尖,恺撒心情愉悦地跟着楚子航,终于离开了图书馆。

所以说,我的直觉果然很准嘛。恺撒如此想着。

[END]


评论 ( 6 )
热度 ( 39 )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