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潼

写点自己喜欢的cp。文笔渣。cp吃的很杂,cp洁癖者慎关谢谢w。颓然的初三党。
吃圣火受向和圣火乙女。腐向主屠圣。
本命不二周助。

【创塔】意大利名厨的假期


短完。ooc有,就是个很清水的成年化日常,给自己投喂小甜饼。

————

夏日中午的街头人群熙熙攘攘,改造过后的小吃街上一片热闹繁华景象,只是路边的人们大多因为炎炎夏日而满头大汗行色匆匆。打着“幸平餐馆”四个大字的小店,透过磨平的玻璃砂能隐约看见里头基本座无缺席。精壮的红发男人扎着头巾,卷着袖子,在厨房间与客人坐席之间来回穿梭忙碌,隐约还能听见元气十足的“招待不周!”

塔克米提着行李箱走到门口,想了一下,又停住脚步了。他半跪着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掏出一副折叠整齐的手套,再关好行李箱,抹去鼻尖上的汗珠,走进餐馆。

“欢迎光临!”明明开了空调,幸平创真仍然忙得浑身是汗,对着新来的客人先一鞠躬,然后打算继续忙碌。

抬眼的那一刻他看见一抹金黄,微曲的发梢下是双碧蓝澄澈的眸子。

“塔克米?”

“啊,是我。”

“你还真的过来了呢!”幸平创真显然很惊喜,“不过我现在还有客人呢,一会再聊!”

塔克米点点头:“能允许我来帮忙吗?”

“当然可以!”

于是塔克米找了个地方放下行李箱,戴上了手套。幸平创真非常信任他,直接跑去了后厨,而塔克米则在前台帮忙记账跑腿,他很聪明,菜单账目看几遍就记得清清楚楚,所以和幸平创真配合得很好。

今天中午幸平餐馆的上菜效率极高,顾客们都赞不绝口。

客人渐渐散了,午餐高峰期已经过去了。塔克米跟着幸平在后厨洗碗整理,直到最后一个客人离去,小吃街上又恢复平静,幸平才关上店门,挂上写有营业时间的店门。

塔克米就坐在收银台前看着他。

“多谢啦,塔克米。”

“没事。”

“怎么突然回来了?”幸平边问,边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塔克米,一杯自己咕噜咕噜喝了下去。

“父亲叫我来日本进修,顺便休息休息,说白了就是度假吧。现在阿尔蒂尼暂时交给伊萨米,我也刚好来看看我有没有什么新的灵感。”

“这样啊。”幸平了解地点点头,顺便坐在塔克米身边。

他们俩都已经从远月毕业好几年了,现在都是有名的厨师。

塔克米侧过头去,与幸平交换了一个温柔的亲吻。虽然温柔,但是缠绵不断连续着,绵柔中带着不肯退让的霸道。

塔克米最终还是服输了,用力推开幸平大口大口喘着气,舌尖舔去唇角的口涎。

“塔克米,我们好久没有做了吧。”幸平的眼神坦荡而平静,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色情台词是从他口中说出来了。

换做以前,塔克米肯定要红着脸支支吾吾一翻,但现在他已经有些习惯了幸平创真的厚脸皮,也更加成熟了,即使有些不自在也不甚明显。

“嗯。所以……你现在要做吗?”

“当然想。塔克米不在身边的这段时间,我真的非常想你呢。”

“……你啊。”塔克米无奈笑笑,又蹙眉,“在哪里做?餐馆里肯定不行吧。”

幸平伸手抚平塔克米的眉间,“后厨旁边有个休息室,那里可以。”

“那么走吧。”

迈着平静稳健的步伐,一步一步往休息室走去。



一走进休息室,幸平创真立刻关上门,打开灯拉上窗帘。

回头一看,塔克米已经坐在休息室的小床上笑眯眯地望着他了。

“没有套子吧?”

幸平一愣,随即有些尴尬地挠挠头,“我去买。”

果然是这样啊,明明内心和当年那个毛头小子没什么区别,却偏偏一副老练的模样,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呢。不过,这才是塔克米最熟悉的那个幸平创真。

“一起去吧。”

“也好。”

于是这个本该来场淋漓sex的午后,成功变成了厨师夫夫逛超市的时间。



幸平餐馆附近是家规模不小的卖场,平时幸平也会去那里买点菜,只是这次有目的性而来,幸平本想买了该买的东西就走,却被塔克米拉住了。

“你平常都在这里买菜?”塔克米有些好奇地围在卖番茄的柜台旁边打量。

啊,这该死的厨师病……幸平一看,就知道塔克米犯职业病了,然而尽管他努力尝试开口把塔克米劝回去,还是没能阻挡他脱口而出的介绍。

啊,这该死的职业病,幸平再次抱怨。

幸好塔克米只是稍微好奇一阵,就决定离开了,幸平不由得暗自摸了一把汗。

塔克米决定住一段日子,所以他顺便买了一些日用品,比如牙刷牙膏一类,但他仍然搞不清好坏,于是把这类问题交给幸平来看。

幸平创真自然很经验流地把相关物品介绍给塔克米,塔克米就负责来些小小的吐槽,虽然一直在挑剔花纹一类的小瑕疵,塔克米却没有把幸平选好的东西从购物车里挪出一件。

嘛,这种感觉也不赖。

幸平偷偷望了望身旁的人,金发的年轻男人正在弯腰挑选下方货架上的物品,微长的金发顺着他的脸颊垂悬着,有些挡了那湖蓝色的眼眸。

幸平抬手替他把碎发别到耳后,得到的是塔克米微愣的
哼声。

“该剪头发了。”他说。

“嗯。”塔克米侧过头来,对着幸平微笑,眉眼弯弯的,很好看。

一瞬间,幸平觉得自己又要心跳加速了。

购物完毕后,两个人回到了餐馆。因为用在购物上的时间有些久,考虑时间,这场sex暂且是不成了。



“啊……”幸平有些怨念地躺在休息室的小沙发上,塔克米仿佛能看见他那头刺猬般的红毛都要蔫了,忍不住对自己的想象轻笑出声。

“塔克米,你在笑什么啊。”

“咳……没什么,”努力正色道,“既然如此,那就等到晚上再说吧。”

“也只能这样了呢,那……这个时候,我们休息一会儿吧。”幸平提议。

“好啊。我也有些累了。”

“所以嘛,要休息一会儿再工作,才能更加干劲十足啊。”幸平在小沙发上以惊险的动作打了个滚,把塔克米也给拽躺下去。

“喂……!”

“嘿啦嘿啦嘿啦嘿啦~”

“……你是幼稚鬼吗?”

“嘿嘿嘿。”

“算了。”已经被拉着躺下,就这样也不错,反正身旁有这个男人的体温,睡起来或许也会更安心一些?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这已经是个既定的事实了。

“我就勉为其难地和你一起睡吧。”

一句话说完,却没了答复,塔克米扭头一看,发现幸平已经闭着眼睡着了。

该是有多累才能一下子就睡着啊。

塔克米虽有怨念,却不可否认地心疼了。他从茶几上拽了一条薄被,盖在两人身上。幸平的手还环在他的腰上,所以动作起来有些困难,然而这并不成什么太大问题。

一切都安定下来以后,塔克米侧对着幸平老老实实躺下,揉了揉那看似坚硬实则柔软的红色刺猬头,闭上了眼。

睡吧。

他在口中轻声念着。

评论 ( 2 )
热度 ( 63 )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