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潼

写点自己喜欢的cp。文笔渣。cp吃的很杂,cp洁癖者慎关谢谢w。颓然的初三党。
吃圣火受向和圣火乙女。腐向主屠圣。
本命不二周助。

【屠圣】wild warfare 上

ooc有私设有。本来只想开车,结果写长了。

这篇没有车。

————————

秋日的夜晚有些萧寂,气温仍停留在夏末时分,空气中是夏日尚未散尽的余热凝滞,胸腔中莫名感到闷意。屠龙持着枪来回走动,企图让这接近于停滞的气流形成迎面的微风。

战线已于西北逐渐往这边靠近,如此下去,很可能敌军到达的天数比预计的要早的多,最快甚至两天内就会抵达这片山谷。

就连在这深夜时分,耳畔也常能听见轰隆的炮火声,足可见战斗的激烈。

山谷里的医疗队和伤兵,以及最重要的军火需要迅速转移,转移任务已经刻不容缓。

屠龙在林间以固定步伐带队巡逻,他其实已经精疲力竭,神经疲劳带着额角神经一抽一抽跳动。但他不愿且不敢去休息,因为这件事他无法放心交与他人。

除了……他完全信的过的一些人。

比如——圣火令。


有灯光从远方照射而来,随之听见车轮嵌在山林泥土中压到树枝磕拉磕拉的声响。屠龙顿时警觉起来,回头向身后有些昏昏欲睡的队员比划一下,众人立刻精神了些,迅速找好暗处悄悄躲藏起来。

还未到靠近界线的最后一处,车子就停下了,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影被月光投于地面林影的碎隙之间。

“m组特遣队成员圣火令及其附属分队,前来执行任务。”

熟悉的声音。

这个声音,再听多少遍也不会令他腻味,而这个令屠龙朝思暮想的人,终于又出现在他面前了。

“放行!”他喊。

一辆军皮卡载着一小队人马晃晃悠悠继续向军队驻扎地前行去了。而圣火没再上车,只是站在那里,屠龙吩咐小队继续巡逻,自己则走到圣火那处,与他面对面站定。

“你怎么来了?我记得原本要过来的……根本就不是你!”
借着月色,他看见圣火随意笑了笑。

“我自告奋勇来的……嘶,痛痛痛……”圣火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连声哀叫着,只因着屠龙突然一下子捉住他双肩。

“圣火令,你他妈的……是不是傻!”屠龙有些咬牙切齿,

“临走之前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你都忘光了?”

那双异色的眼转了转没再正对着屠龙,低垂着望着地面。

“没忘。”

在圣火吐出这两个字前,屠龙就已然心知肚明,但这话从圣火口中出来之后,屠龙还是气结。他甚至气的有些浑身发抖,连拳头都攥紧了,但他一望向圣火那张无辜模样的俊脸,只觉得一瞬间就没了气力。

“……你真是……”屠龙垂下头,攥紧的拳头最终也还是松开,转而伸手搭在圣火肩上,下巴顺势也搁在他肩上。

他额尖细密的汗珠一滴滴落在圣火的衣服上,很快就染湿了一大片,闭上眼鼻尖嗅到的,全是咸腥的味道。

圣火比他矮些,就着这个姿势轻轻抬起一只手揉了揉屠龙的头发,然后把这个男人揉进怀里,屠龙立刻深深地把圣火回搂住了。

“……你想说的我都知道。”圣火低下头轻声说着,声音轻轻浅浅在屠龙耳侧。

“可我一定要来。”

随着圣火说着,屠龙咬着唇的动作愈发紧了,痛感和铁锈味的液体带来些微的麻木,可以让他使自己短暂沉迷于片刻温存。

“……我放心不下你啊,屠龙小弟。”

言罢,圣火低下头,鼻尖触到屠龙的额头,一手扶着他的脸将他的头抬起,微微踮脚与他交换了一个绵长的亲吻。他看见那个男人眼角不知是汗或泪的湿润,于是抬手抹去。

“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明天一切按计划进行,没问题的。”

“……嗯。”




事实上,离破晓已经不剩几个小时,屠龙也就是靠着树干浅浅地休息了一个多钟头,心中始终不踏实,最终还是挣扎着醒了过来。

山谷位于深山夹缝中,两侧的崖壁高高耸立着,从下方夹缝渗透进白色的光,在一片阴沉的天空中突兀醒目。

日出了。

他抓起身边的枪撑着地面坐了起来,旁边是同样倚着树干坐着的圣火。

“醒了?”

屠龙屈起腿理了理杂乱的头发。“嗯。”

“你看那太阳……多亮啊。”
屠龙偏头看向圣火,浅金淡蓝的一双异色眼里映着那光亮,目光灼灼的,似初生的火焰,明亮温和却在熊熊燃烧着。

“我们能回去的吧?”

屠龙覆住他苍白的手背,握的紧紧的。

“一定会的。”

评论 ( 6 )
热度 ( 21 )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