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潼

写点自己喜欢的cp。文笔渣。cp吃的很杂,cp洁癖者慎关谢谢w。颓然的初三党。
吃圣火受向和圣火乙女。腐向主屠圣。
本命不二周助。

【葳隐】未荫[8]

#嘤嘤嘤这个脑洞啥时候能填完咧?#


8

“sky,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季风之隐一边挥刀斩着眼前带着荆棘席卷而来的食人藤蔓,一边回头喊了一句。

葳斯基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拿着长刀,也在尽力挥舞着,只是看起来力不从心许多。他苍白的脸上带着几道血痕,还有隐隐泛上的红晕。

“头有些晕。不过,还撑得住。”

“该死!”季风之隐狠狠咒骂着,不得不小跑几步扶住葳斯基,一路披荆斩棘向几棵树之后的安全区木屋艰难前进着。


进入木屋,用力关上门,锁上闸。然后,浑身像是被抽去了力气一般,瘫软在地上。


军事演习,已经过去4天了。再撑两天,只要能够活着从这座岛上出去,他们就算赢了。

自己是能够撑住的,但他不知道windsky能不能。

葳斯基前几天中了一种毒,是出他一人去寻找食物时所中的。岛上奇花异草繁多,毒物更胜。那时葳斯基仿佛也是尽了全身最大的力气才撑回了安全区,只是这种毒压根就不知道该如何解。也多亏葳斯基意志足够坚强,才得以顺利逃出包围。


妈的,他们才是军校的新生啊!校领导层面的那群人到底怎么想的,拿新生的命当儿戏?


“sky,要不然……我们弃权吧。”

“不,不……”葳斯基喘着粗气,目里还能看出一丝冷静和清明。“我能撑。”

“那好吧。”季风之隐也不拒绝,撑着手臂站起来,把葳斯基扶到墙边。“那你多休息吧。今天我来守夜。”


葳斯基此刻却突然低了头,额头前碎发遮了眼,看不出表情。只知道他呼吸愈发粗重起来。


“sky……你真的不要紧?”季风之隐略带担心。


葳斯基却一个翻身,把季风之隐压在身下。


“sky你干什么……”季风之隐有点慌了。


“干你。”血红眸子闪着危险的色彩,却不是往日熟悉的模样。

[end]


#我好慌#


评论 ( 9 )
热度 ( 14 )

© 苏潼 | Powered by LOFTER